FTA, ECA, ECFA, 關稅, 關稅查詢, 自由貿易, 自由貿易協定, 自貿協定, 貿易協定, 兩岸經貿協定, 兩岸貿易協定, 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 FTA入口網, FTA關稅, 台星協定, 台新協定, 新加坡協定, ASTEP, 台紐協定, ANZTEC, 關稅協定, 台灣FTA, 台灣ECA, 台灣關稅, 台星經濟夥伴協定, 經濟合作協議, 中美洲5國FTA, 中美洲FTA, 台巴FTA, 巴拿馬FTA, 台瓜FTA, 瓜地馬拉FTA, 台尼FTA, 尼加拉瓜FTA, 台薩FTA, 薩爾瓦多FTA, 台宏FTA, 宏都拉斯FTA, 台日投資協議, 台日電子商務合作協議, 台日FTA 臺灣 ECA | FTA 總入口網站
商情與市場報告
關稅優惠通關作業
參、貿易政策重要發展
(一)概述

貿易係紐西蘭政府經濟政策的重要一環,亦為其經濟持續成長的基本要素-紐西蘭即係透過能持續向外國出口貨品及服務,以達成該經濟政策之目標。該目標之達成,有賴移除市場實質障礙。鑒此,紐西蘭致力於透過WTO多邊體制、區域與雙邊等體制,追求更進一步貿易自由化。目前紐國政府已訂定目標,擬於2020 年前,將出口值占GDP之比重提升至40%。


(二)國內關稅與貿易政策

1. 農業

紐西蘭農產品之實施關稅,自2003年貿易審查後,已逐年下降;200 年其農產品平均MFN稅率為2.1%,而2008~2009年已降至1.8%,低於紐西蘭整體簡單平均適用之MFN 關稅。

除了低實施關稅之外,紐西蘭對於農業部門所給予之補助,亦為OECD國家中之最低者。「生產者支持估計量」(producer support estimate)為0.7%,低於1968 至 1988 年一季之水準,而於2007年,OECD對農業平均支持之水準為23% 。

紐西蘭對於農業之支持,均屬於對貿易扭曲最小或無貿易扭曲的綠色措施(Green box)範圍,一般而言,該等支持措施主要為農業研究、或對害蟲或疾病之生物安全控制之一般服務。大部分管制與營運功能之成本,包含邊界管制,是向適當之受益人收取,儘管紐西蘭於烏拉圭回合下有總體支持程度(AMS)之義務水準,但其尚未使用此一權利。

由於超過85%紐西蘭農業產品屬外銷,顯示持續改善農業出口之市場進入對紐西蘭極為重要。乳製品及肉製品該兩項紐西蘭最重要之出口部門,均面臨其他國際市場之高關稅與數量管制貿易障礙。

農業產品貿易對紐西蘭經濟貢獻相當重要,爰就農產品貿易建立清楚而有效率的規範極為重要。爰紐國政府認為倘有一個健全的檢疫制度支持,則維持紐西蘭免蟲害狀態(pest free status),為一實際且可達成之目標。

依據紐國法規,在進口一新產品之前,無論係從現有或是新的供給國,紐西蘭均將採行風險分析,並根據WTO規範與其承諾義務來採行相關措施。該些措施係基於科學證據,並根據相當於與引進該新產品有相關之害蟲之風險作為基礎,以協助能符合相關的生物安全規範。

2. 工業產品

紐西蘭於2005年7月至2009年7月,大幅調降工業產品之實施稅率。在2005年,195項之特定稅已經被從量稅取代,大幅降低對於紐西蘭製造部門之保護門檻。2008年,紐西蘭有超過73%之進口品(以價值計算)係以零關稅進入,且

其平均MFN適用關稅稅率係OECD國家中最低者,僅2.4%。

3. 服務業

服務業係紐西蘭經濟之核心要素,約占其GDP 之71%。爰改善海外服務貿易市場之進入機會,亦屬紐西蘭重要推動工作。紐西蘭之出口服務,約占其出口盈餘之1/4,且成長速率超過貨品出口。旅遊、教育、交通與商業服務為主要服務貿易出口部門,惟服務出口之範圍近年更加多元化。紐國認為就服務出口業者而言,可預測性以及法律確定性之貿易環境,將使出口者與消費者同獲其益。

外國服務提供者在紐西蘭面臨之市場進入障礙相當少,一般而言,當外國之服務提供者已符合移民與品質之規範時,將能享受國民待遇。

4. 貿易救濟法規

紐西蘭國會刻正修訂「暫時防衛措施授權法案」(the Temporary Safeguards Authorities Act)及「貿易防衛措施議案」(the trade (safeguards measures) bill)。該等法案通過後將取代現行制度,並確保紐西蘭防衛措施法規,可提升改善效率、透明性、客觀調查與決策過程。


(三)貿易政策之溝通機制

在貿易政策的內部溝通方面,紐西蘭政府與國內利害關係人持續保持透明及開放的溝通;其具體措施包括:向公眾及產業協會簡報、提供諮詢電話服務及發表書面與線上刊物等。紐西蘭政府並出版貿易政策雙月刊供大眾訂閱,及提出評論意見。該等措施的目的包括:增進公眾對貿易政策議題的瞭解、強化貿易政策制定機制。

紐西蘭亦鼓勵國外的貿易團體夥伴與相關利害關係人保持密切互動。例如,紐西蘭刻正探討如何加強太平洋島國貿易團體與政府溝通貿易政策的能力。


(四)多邊貿易政策

1. 世界貿易組織(WTO

對於仰賴全球貿易與出口的紐西蘭而言,一個健全、透明的全球貿易體系相當重要。當前紐國面臨諸多出口障礙,而WTO正是促進各會員國市場進入及減少扭曲貿易體制最重要的工具,也是唯一能促成多邊貿易自由化的體制。

過去烏拉圭回合談判為紐西蘭經濟帶來顯著利益。然而,全球貿易成長及發展成果不應被視作理所當然,紐西蘭之立場為持續與其他WTO會員推動減少各國貿易障礙。

(1)杜哈回合談判

杜哈回合談判仍為紐西蘭政府的優先貿易政策,唯有成功完成杜哈回合談判,方能排除貿易障礙及國內補貼等導致貿易扭曲的措施,為WTO會員帶來實質的經濟及社會利益。此外,由於杜哈回合可能為開發中國家帶來經濟利益。紐西蘭將致力確保該回合談判成果能達成此目的,

農業談判

對於紐西蘭及諸多WTO會員(尤其是面臨農產品出口貿易障礙的開發中國家而言)而言,農業談判成果是杜哈回合的重要議題。紐西蘭在談判過程中持續與凱恩斯集團(Cairns Group)及其他成員合作,期儘速完成談判,其優先推動項目如次:

A. 依香港部長會議宣言,各會員應於 2013 年前削除所有出口補貼;

B. 增加所有農業產品市場進入;

C. 削除境內支持措施。

紐西蘭支持對開發中國家的特殊與差別待遇。這有助於提升包括開發中國家在內的市場進入機會。

NAMA談判

紐西蘭願意接受新的減讓模式套案,該套案削減紐西蘭約束稅率幅度將高於其他已開發國家。紐西蘭積極參與NAMA談判,包括將部門別自由化作為NAMA談判的一部分。

服務貿易談判

紐西蘭積極參與服務貿易談判,並已提出相當開放(ambitious)的市場開放承諾清單。紐西蘭相信服務業創新、效率與競爭力,是紐西蘭經濟成長及創新的基礎。紐西蘭亦支持在國內規章建立多邊規範能早日完成諮商,這有助於提升市場進入。

規則談判

紐西蘭支持釐清及改善反傾銷與補貼規則,調和反傾銷與補貼規則的調查程序,加強透明化機制使該等規則更有效率。紐西蘭認為對天然資源產業補貼應有相當規範,相關產業諸如:農、漁及能源業。該等補貼不僅扭曲貿易、減低成長,且過度開放對於環境有負面影響。

紐西蘭盼在漁業補貼能有實質成果,包括禁止導致過度捕撈的補貼措施,同時應瞭解開發中國家對特殊及差別待遇的需求。紐西蘭協調漁業之友的會員,並相信漁業補貼如能達成重要成果,將對貿易及環境帶來利益。

貿易與環境

紐西蘭積極參與貿易與環境談判,另在多邊協定所衍生的特定貿易義務之執行方面,鼓勵各會員採取相互合作的態度。另,紐西蘭是環境商品及服務的主要倡議會員,認為其將為全球經濟、環境及發展帶來利益。

TRIPS談判

紐西蘭積極參與TRIPS議題的談判,並主張建立酒類地理標示保護的通知及註冊制度。

貿易便捷化

紐西蘭致力建立WTO貿易便捷化規範,認為此將有助於會員提高貿易利益,同時降低交易成本、釐清貿易相關措施的目的與內容。

(2)WTO 整體談判

自2003年至2009年,紐西蘭已向WTO爭端解決機構就澳洲對紐西蘭蘋果採取之進口措施提出控訴,另並以第三國身分參與其他爭端解決案例。紐西蘭視WTO 爭端解決機制為烏拉圭回合談判的主要成果,此成果適用於所有會員。紐西蘭認為目前就爭端解決機制之檢討將有助改善 1995 年各會員所達成的協議。

紐西蘭支持擴大WTO會員,並積極參與許多國家之入會諮商。紐西蘭為第一個與俄羅斯達成雙邊貨品協議的主要農業出口國,並積極推動許多太平洋島國入會,包括:東加王國、薩摩亞等。紐西蘭盼各新成員入會能積極遵守WT規範。同時,紐西蘭亦瞭解加入WTO對於開發中及低度開發國家可能造成負面影響,爰主張提供該等國家協助,以利其善盡WTO會員義務。

紐西蘭認為WTO應扮演更積極的角色,採行相關貿易政策措施,以因應金融危機,減少貿易保護。紐西蘭主張WTO應要求各會員國確實履行通知義務。

(3)貿易與環境、勞工

貿易與環境、勞工逐漸成為全球經濟與發展的爭議議題。各國重視該等議題的談判結果,以兼顧發展與環境、提升勞工競爭力。紐西蘭認為環境及勞工標準不應作為貿易保護手段,開發中國家不能單因低廉的勞工成本而被剝奪應得的貿易利益,但同時該等國家亦應遵循基本勞動原則。

紐西蘭另認為適當的勞工及環境標準有助達成永續經濟發展,並認為貿易、勞工及環境政策應相輔相成。勞工、環境條款已涵括在所有紐西蘭簽署之FTA條文中,包括:P4、紐—中FTA、東協—紐—澳FTA,相關內容包括共同承諾、合作方式及諮詢機制。

紐西蘭致力推動國際標準以達到永續發展目標。紐西蘭在勞工議題方面係遵循國際勞工組織(ILO)所訂定之基本勞動原則,而環境議題則遵循地球高峰會及永續發展高峰會所訂定的國際環境承諾,以及其他多邊環境協定。

(4)貿易與發展

紐西蘭支持發展議題在杜哈回合扮演之核心角色,包括開發中國家在市場進入、特殊及差別待遇、能力建構、開發中國家優先關切議題等,另並支持 WTO 應提供有效的技術協助,以協助開發中國家提升談判能力,瞭解 WTO 規範及執行實務。

在2001年,紐西蘭延長對於所有低度開發國家的免關稅免配額政策。在此之前,紐西蘭對於低度開發國家已提供幾近免關稅之待遇,約有 97.4%的進口貨品獲得免稅待遇。紐西蘭在南太平洋區域貿易及經濟合作協定提供南太平洋國家免稅待遇,另在普遍優惠關稅制度(GSP)亦提供數個開發中國家關稅優惠。

紐西蘭認同貿易對發展之重要性,並認為貿易可協助國家進入他國市場、為貧窮社群創造收入、就業及消費。紐西蘭支持開發中國家透過市場進入、特殊及差別待遇、融入多邊貿易體系及能力建構以增加利益。

在2007年紐西蘭在貿易援助方面,提供了3,930萬紐幣之援助以協助開發中國家透過貿易提升自身利益;另相較於2005年提供2,330萬紐幣,紐西蘭在2年內增加將近70%的援助額。該等援助主要用於協助太平洋島國建立基礎建設及發展各部門的經濟。

紐西蘭認為貿易政策檢討可反映貿易與發展之關係,以及一個會員的貿易政策可對永續經濟發展作出貢獻,僅藉由外國開發援助(ODA),將無法協助人民脫離貧窮及在貿易等政策領域創造機會。為此,紐西蘭主張提升貿易政策透明化,盼能藉此強調貿易能為開發中國家提升經濟發展。紐西蘭並鼓勵 WTO 秘書處及會員持續檢視貿易政策機制,及其對於會員國貿易政策對發展的幫助。

2. OECD(經濟合作發展組織)

紐西蘭積極支持OECD架構下貿易及農業相關之活動,包括參與貿易委員會、貿易委員會工作小組。OECD針對貿易議題進行的高品質分析及以政策為主的努力成果,不但已成為WTO重要資訊之重要來源,亦顯示強而有力的多邊貿易體系可帶來之利益。紐國強力支持 OECD 中推動貿易自由化、反對保護主義之工作,並促進發展政策之連貫性。


(五)區域活動

1. 亞洲太平洋經濟合作會議(APEC

紐西蘭向來積極推動 APEC 區域經濟整合及亞太地區自由貿易區域(FTAAP)之概念,盼進一步促進貿易及投資之自由化、強化區域內經濟體之整合,並透過改善區域間日益劇增之FTA的連貫性,為企業營造更良好之經營環境。

紐西蘭主張擴大區域經濟整合的涵蓋範圍,因此除了投資與貿易「邊境上」(at the border)的議題外,APEC 針對「邊境內」(behind the border)結構性議題,建立了有系統的對話及能力建構機制,並開始探討「跨境」(across the border)實體連結(physical connectivity)議題之涵蓋範圍。在2007至2008年紐西蘭擔任 APEC 經濟委員會主席期間,紐國提倡將制度改革列為APEC工作的重要支柱之一。

紐國相當重視APEC企業諮詢委員會所提出之建言,因此紐國與其他經濟體參考世界銀行每年發表的企業經營調查,設計一系列的能力建構研討會,以改善企業經營環境為宗旨,該研討會迄至目前為止,已成功推動許多貿易便捷化方案。

APE為回應當前區域議題之重要論壇。紐西蘭在 2007年以氣候變遷、能源安全及清潔發展為主軸的領袖宣言貢獻良多。在2008年,紐西蘭大力支持以全球經濟為主題之利馬領袖宣言。紐西蘭認為APEC可作為以實際措施回應氣候變遷的重要論壇,包括在WTO下推動區內環境商品及環境服務業的貿易自由化。

為達成1994年發表之茂物宣言,紐西蘭持續支持其他經濟體之自由化,盼區域內已開發會員能2010年前達成貿易及投資自由化之目標,並協助開發中會員在 2020 年前達到目標。因此,紐西蘭認為個別行動計畫之同儕檢視(Individual Action Plan peer review)機制可讓所有會員繼續聚焦於茂物目標之達成。在2007年IAP的同儕檢視中,紐西蘭被評定已完成茂物宣言13項目標中的11項,並在關稅減讓及服務業自由化項目中,大幅領先其他會員。

2. 東亞高峰會(East Asia Summit, EAS

紐西蘭為東亞高峰會在2005年卲隆坡創立時的創始會員。2007年在宿霧召開之第二屆東亞高峰會中,各會員領袖同意成立第二軌道外交專家研究小組,探討東亞全面性經濟夥伴(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in East Asia, CEPEA)之可行性。紐西蘭大力支持 CEPEA,並致力追求完成涵蓋全東亞地區之自由貿易協定。


(六)雙邊及區域貿易協定

維持並強化WTO多邊貿易體制仍為紐國貿易政策之重要目標,同時紐國亦提倡以雙邊貿易協定及區域經濟整合,補足多邊貿易體制之不足。

紐國洽簽FTA的布局,係盼FTA與多邊貿易體制互補,讓FTA成為多邊貿易自由化之跳板,而非絆腳石。紐國認為,倘FT 無法涵蓋絕大部分貿易(substantially all the trade),即可能侵蝕多邊貿易自由化;惟只要能持續促進國家間的大部份貿易的自由化,FTA將有助推動WTO之進展。

因此,紐國對外洽簽FTA或經濟合作協議時,將要求該協定須為全面性的協定,並能夠進一步促進紐國貨品、服務業及投資之市場進入,及涵蓋智慧財產權、競爭政策、勞工及環境等議題。紐西蘭深信,與多邊貿易自由化相較,和重要貿易夥伴洽簽雙邊FTA,可以在短時間內為國內出口商拓展出口市場,創造更多出口機會。

由於貿易流動深受各國內部法規之影響,如關稅、配額等措施,紐國認為FTA不僅可排除雙邊關稅障礙,亦可藉由強化貿易及投資關係,使彼此間的經濟整合更為緊密。

紐國在2003年進行WTO貿易政策檢討時,僅有2個分別與澳洲及新加坡簽署的雙邊協定,目前紐國簽署並生效的自由貿易協定已達7個,以下將分述該等協定之重要性及發展。

1. 澳洲-紐西蘭緊密經濟關係(Australia/New Zealand Closer Economic Relationship, ANZCERTA

ANZCERTA奠定的基礎,促進兩國間貨品、服務業、資本、勞工及人員的大量流動,使澳洲與紐西蘭擁有全球最開放的的經貿關係。

由於ANZCERTA係在1983年簽署,雙邊關係以深化並擴展為單一經濟市場(Single Economic Market, SEM)架構。該架構係建立在既有的 ANZCERTA 基礎上,藉由調和境內創新及低成本之活動,減少兩國之間因差異性的法規措施衍生的成本,進一步強化雙邊經濟之整合。

早期的經濟整合包括1998年的跨塔斯曼海相互承認協定(Trans Tasman Mutual Recognition Arrangement, TTMRA),及1998年與2000年簽署的商業法律備忘錄。TTMRA 促進了紐澳間貨品標準及職業登記註冊的相互承認,而商業法律備忘錄則改善了雙邊企業經營環境,並減少塔斯曼海間商業往來之交易成本。

近年來,紐澳間仍持續提出許多深化及強化雙邊經濟整合之倡議。例如2008年6月生效之塔斯曼海關於招股相互承認之協定,簡化了紐澳間募資及投資之程序;金融報告標準、競爭及消費者法律之協調;審計員之相互承認;會計標準及銀行監理之協調等。

2009年紐澳亦完成了退休存款的移轉、投資議定書、避免雙重課稅、原產地規則及共同食品標準協定。

2. 泰國

紐西蘭與泰國間的更緊密經濟夥伴協定(CEP)在200年生效時,已直接消除兩國間超過半數的關稅,並將於2025年之前,分階段撤除兩國間的所有關稅。紐西蘭對泰國進口品的關稅將於2015年1月1日全部消除。雙邊勞工與環境協議的談判亦與CEP同步進行。在簽署協定時,雙方也同時確定了未來就服務業與政府採購進行談判的時程。紐西蘭並承諾將持續與泰國合作,達成前述談判目標。

3. 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協定(P4

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協定(TPP,又稱P4)於2006年生效,是由紐西蘭、汶萊、智利以及新加坡等四國所簽署的自由貿易協定,並約定於生效 2 年後展開投資與金融服務專章的談判。目前,該協定在在美國的推動下,已有九個國家參與相關談判,並成為APEC推動FTAAP的一個重要途徑。

4. 紐-中自由貿易協定

紐西蘭與中國的自由貿易協定於2008年10月1日生效。本協定不僅是中國與已開發國家間所完成的第一個自由貿易協定,更是一個以「超 WTO 待遇(WTO-plus)」為基準的全面性自由貿易協定。

因敏感性進口部門的特殊考量,雙方同意貨品關稅將在12年內逐步遞減,因此得予以分階段進行調整。協定中並對服務業貿易自由化作出實質承諾,並涵蓋所有服務貿易模式(modes 1-4)。在投資與部分服務業部門的承諾中,因最惠國待遇條款的規定,未來兩國於對外洽簽自由貿易協定時,若給予其他國家更優惠的待遇,均應依 MFN 原則提供給對方。兩國間也已簽署有關勞工與環境保護合作的協定,提供兩國間進一步合作及能力建構的機會。

5. 東協、澳洲及紐西蘭自由貿易區協定

東協、澳洲及紐西蘭自由貿易區協定(AANZFTA)於2009年2月27日在泰國所舉辦的東協高峰會中簽署(本協定將於2009年7月1日或是紐西蘭、澳洲及東協中至少四個會員國已完成批准並進行通知後60天貣生效)。本協定為紐西蘭融入東協區域整合的重要里程碑。對紐國出口業者的利益包括階段性撤除貿易障礙、更高的確定性與透明度,以及節省相關的交易成本等。本協定與紐中自由貿易協定相同,均提供因敏感性進口部門的特殊考量,得分階段進行調整之例外,並規定貨品關稅應於12年之內分階段消除。

本協定在服務專章部分,則納入了符合紐國利益的「超服務貿易待遇(GATS-plus)」承諾。本協定投資專章部分則新增了對於紐國投資人以及在東協區域內投資的保護。此外,紐國已另行與菲律賓簽署對貿易與勞工保障具有拘束力的文件,並就此二議題與泰國、新加坡及汶萊取得實質成果。

6. 紐西蘭-馬來西亞自由貿易協定

紐西蘭與馬來西亞自由貿易協定於2009年5月30日雙方第10回合談判時完成談判。這個高品質及全面性的自由貿易協定提供了較「建立東協、澳洲及紐西蘭自由貿易區協定」(AANZFTA)更實質的經貿與商業利益。本協定之締結確保了兩國於AANZFTA下更進一步的市場進入,並提供貨品與服務出口業者與投資人更高的確定性等成果。兩國均同意於本協定簽署後即公開完整的協定內容。

7. 紐西蘭與香港的更緊密經貿合作協定

紐西蘭與中國香港更緊密經貿合作協定(CEP)於2010年3月29日簽訂,並於2011年1月1日正式生效。本協定是香港與他國經濟體所訂立的首份自由貿易協定,亦是繼《中國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後的第2個自由貿易協定。本協定不僅是雙邊經貿關係的新里程碑,更是一份涵蓋全面和高品質的自由貿易協定,完全符合WTO的相關規範要求。本協定除涵蓋貨品和服務貿易自由化措施外,為加強兩個經濟體之間的投資互動,雙方亦已就未來投資談判的工作計劃達成協議。

此外,本協定在與紐西蘭-中國自由貿易協定相輔相成下,不僅大幅增加紐西蘭於本區域的經貿競爭力,也同時使得香港成為紐西蘭與中國進行貿易的重要轉運平台。

8. 談判中的雙邊及區域性自由貿易協定

紐西蘭目前正在進行一系列的FTA談判。其中,增加了美國、澳洲、帛琉與越南的「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協定」(TPP)擴張談判,將使得本協定在朝向進一步區域經濟整合中,扮演重要關鍵。未來,TPP的涵蓋範圍將繼續擴張至亞太區域中其他具有共同理念並願意在複邊架構下承諾更高品質貿易自由化的經濟體。

其他正在進行中或是將於12個月之內展開的FTA談判包括與馬來西亞、波斯灣(海灣)合作委員會成員國、韓國及印度的談判。紐西蘭仍將同時維持促進太平洋論壇(Pacific Forum)國家間經貿整合的努力。

資料來源:紐西蘭2009年接受WTO貿易政策檢討時所撰擬之政府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