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A, ECA, ECFA, 關稅, 關稅查詢, 自由貿易, 自由貿易協定, 自貿協定, 貿易協定, 兩岸經貿協定, 兩岸貿易協定, 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 FTA入口網, FTA關稅, 台星協定, 台新協定, 新加坡協定, ASTEP, 台紐協定, ANZTEC, 關稅協定, 台灣FTA, 台灣ECA, 台灣關稅, 台星經濟夥伴協定, 經濟合作協議, 中美洲5國FTA, 中美洲FTA, 台巴FTA, 巴拿馬FTA, 台瓜FTA, 瓜地馬拉FTA, 台尼FTA, 尼加拉瓜FTA, 台薩FTA, 薩爾瓦多FTA, 台宏FTA, 宏都拉斯FTA, 台日投資協議, 台日電子商務合作協議, 台日FTA 臺灣 ECA | FTA 總入口網站
商情與市場報告
關稅優惠通關作業
貳、貿易與投資政策之架構
(一)簡介

新加坡的貿易政策構想與執行之主管機關為新加坡貿易及工業部(MTI),該部負責處理WTO事務及國際貿易談判。新加坡參與東協 (ASEAN)及APEC論壇,並且和世界各區域的國家簽有雙邊貿易與投資協定。對於所有的貿易夥伴,新加坡至少提供他們最惠國待遇。雖然新加坡視WTO為其貿易政策策略之核心,但亦認為透過雙邊管道及區域論壇所採取的貿易自由化的努力是可以增加貿易自由化的動能,並由此形成多邊貿易體制的基石。

於是,自2004年以來與印度、約旦、南韓、巴拿馬簽屬的自由貿易協定及與汶萊、智利及紐西蘭簽署的TPP已經生效,且新加坡目前正與加拿大、中國、墨西哥、海灣合作理事會、巴基斯坦及烏克蘭進行FTA談判。雖然新加坡幾乎沒有實際稅率,但新加坡在FTA談判中給予貿易夥伴,將約束所有關稅額度降為零、開放新加坡服務業市場、標準相互認證、強化投資保護規範、擴大智慧財產權保護承諾,及消除限制競爭之措施等之優惠待遇。

其他值得注意的發展包括擬定宏觀經濟面的競爭法,此法於2005年啟用,同年成立新加坡競爭委員局。制度透明化已以有效方式強化。例如,自2004年每年在網站上公布新加坡淡馬錫控股公司財報,該公司擁有且管理政府之海外及國內之直接投資。除此之外,透過e政府之改良,立法草案或指導方針,常透過政府部門及法定機構的網站發表公共諮詢。

 

(二)投資政策

新加坡開放的外人投資政策,使其成為跨國企業進行高階製造、產品開發及區域採購、生產、行銷、配送的基地。新加坡深知外人投資對其經濟發展的重要,因此僅針對廣播、國內媒體、零售銀行、法律與其他專業服務業以及房地產,限制外人投資。

 

(三)貿易政策

1. 目標

新加坡貿易政策之目標為創造自由、開放及穩定的多邊貿易體制。受限於國內市場規模,新加坡必須向外發展。在2009年,新加坡貿易依存度高達347.5%,居世界之冠。因此,促進全球經濟與投資自由化並建立以規範為基礎的多邊貿易體制,對於新加坡有重要利益。

WTO所建立以規範為基礎的多邊貿易體制,使得國與國之間的貿易往來更有秩序,新加坡亦因而受惠。因此,新加坡相信國際貿易體制的成功,係根基於各國在多邊、區域、雙邊場域自發性地追求貿易自由最大化。

2. 多邊

新加坡貿易政策的優先議程,仍舊為WTO杜哈回合談判。現杜哈回合已進入最後階段。在農業、非農產品市場進入(NAMA)及貿易規則(反傾銷及補貼,包括漁業補貼)部門,已公布各國進行談判的條文;而各國談判的動能亦有所改變。在這過程中,新加坡積極參與若干部門包含:NAMA、服務業及貿易規則。而新加坡所提出的提案及建議,相當具有建設性,並設立高目標,期能使杜哈回合談判能更進一步發展。

3. 區域

新加坡相信區域及雙邊貿易自由化可促進多邊貿易自由化。貿易對於促進亞洲經濟發展有顯著影響。以東協為例,其貿易總額已自1993年的4300億美元,成長至2006年的140萬兆美元,亦即約十年的時間成長3倍。現東協正進行許多經濟整合,以進一步促進該區域及全球之貿易,而新加坡在這過程中扮演關鍵的角色。

4. 東協

2007年東協具指標性的發展,在於東協各國領袖在第13屆於新加坡舉行的東協高峰會,簽署共同宣言以建立東協共同體的藍圖(Declaration on the ASEAN Economic Community (AEC) Blueprint)。該藍圖係設立目標,在2015年前,建立一個單一市場及製造中心,且區域內貨品、服務、投資及具專業技能的勞工均自由流動的東協共同體。此外,藍圖內容公開宣示各國須採取的具體措施及須完成的時限。相關措施包含強化東協各國貨品貿易及投資協定,承諾漸進式服務貿易自由化、發展智慧財產權行動方案,及發展競爭政策之工作計劃。東協除致力於內部整合外,同時推動與其他貿易夥伴維持對話關係。現東協正和中國、日、韓國、印度、歐盟、澳洲及紐西蘭分別進行不同階段的FTA談判。新加坡身為東協成員之一,亦持續參與相關談判。

5. 亞太經濟合作會議 (APEC)

除東協外,新加坡亦積極參與亞太地區促進貿易投資自由化的重要論壇—APEC相關會議。在2007年澳洲及2008年祕魯主導下,APEC各國持續深入區域經貿整合,以達成建立自由及開放之貿易投資體系的「茂物目標」。除降低關稅及邊境通關自由化外,APEC亦聚焦於減少跨區域的貿易及投資「境內障礙」(behind-the border barriers)。APEC各國部長支持第二貿易便捷化行動計畫(TFAP II),建立一個架構體制及時程,以達到2010年前減少貿易交易費用達5%的目標。此外,幾乎所有的APEC經濟體參加APEC商務旅遊卡體制,這促進了APEC各國商務人士在區域內的人員移動。

6. 亞歐會議

亞歐會議是一個使亞洲與歐洲得以團結合作的重要架構。新加坡認為,亞歐會議的價值在於它是一個讓亞、歐領袖能坦誠地溝通的平台,並承諾將透過亞歐會議,更進一步地促進亞洲與歐洲的互動交流。

7. 雙邊關係

透過雙邊管道,新加坡已經與紐西蘭、日本、歐洲自由貿易聯盟(EFTA)、澳洲、美國、韓國、印度、約旦、中國、巴拿馬、海灣合作理事會(Gulf Cooperation Council)及秘魯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TA)。新加坡並與智利、紐西蘭與汶萊簽署「跨太平洋策略性經濟夥伴協定」,( 簡稱TPP),該協定刻正進行擴大成員談判,新進成員包括祕魯、澳洲、美國及越南,而馬來西亞與加拿大均已表達加入TPP之意願。

對於其所簽署的FTA,新加坡認為,它們是對於新加坡多邊架構下所投注的努力的關鍵補充元素。新加坡盡力使其所簽署的FTA能涵蓋廣泛內容、合乎世界貿易組織(WTO)規範,並在許多方面「超WTO待遇(WTO-plus)」。這些FTA之所以內容廣泛,是因為它們涵蓋了包括貨品、服務與投資在內的所有貿易形式;之所以合乎WTO規範,是因為它們基於WTO規則所簽署;之所以能稱為「超WTO待遇」,是因為它們為了創造更為自由、更易預估的貿易環境,而超越了現行的WTO義務。

新加坡的FTA也為更多其它的FTA創造了環境。例如新加坡與日本、韓國的FTA,就為東南亞國協(ASEAN)提供了與日本諮商東協-日本全面經濟夥伴協定(AJCEP)及與韓國諮商東協-韓國FTA(AKFTA)的平台。此外,這些高水準且內容廣泛的貿易協定,能夠藉結合國內體制改革加速更深一層的貿易自由化,而使這些自由化的措施最終能形成區域性的標準,甚或擴及整個多邊體制。

8. 參與新興市場

在尋求與區域外的新興市場建立關係上,如中國、印度及中東等,新加坡愈來愈積極。舉例來說,新加坡已經建立多個經濟特區(如新加坡-印度經濟特區)及商業平台(如沙烏地-新加坡經濟城市商業論壇、阿布達比-新加坡聯合論壇)。此外,新加坡亦於2007年在阿布達比及吉達設立貿易辦事處,並加速參與其他新興市場(如越南、俄羅斯及拉丁美洲)的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