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A, ECA, ECFA, 關稅, 關稅查詢, 自由貿易, 自由貿易協定, 自貿協定, 貿易協定, 兩岸經貿協定, 兩岸貿易協定, 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 FTA入口網, FTA關稅, 台星協定, 台新協定, 新加坡協定, ASTEP, 台紐協定, ANZTEC, 關稅協定, 台灣FTA, 台灣ECA, 台灣關稅, 台星經濟夥伴協定, 經濟合作協議, 中美洲5國FTA, 中美洲FTA, 台巴FTA, 巴拿馬FTA, 台瓜FTA, 瓜地馬拉FTA, 台尼FTA, 尼加拉瓜FTA, 台薩FTA, 薩爾瓦多FTA, 台宏FTA, 宏都拉斯FTA, 台日投資協議, 台日電子商務合作協議, 台日FTA 臺灣 ECA | FTA 總入口網站
商情與市場報告
關稅優惠通關作業
參、貿易相關措施
由於其極佳的天然位置及成熟的港口設施,新加坡的商品出口包含了大量的轉口貿易,而47%的出口係由再出口構成。自2004年起,新加坡藉由改進貿易網(TradeNet,為一單一的電子通關窗口)以更進一步地簡化進、出口的監管程序,強化了它身為全球貿易及轉運中心的地位。

相對上,新加坡的進口制度中的邊境措施較少。除了6種有特定稅率的酒精飲料外,新加坡的實施最惠國(MFN)稅率為零。新加坡已經將其70%之稅目約束在平均6.9%的稅率,這點自上次貿易政策檢討後並未改變。對於貿易商而言,實施最惠國稅率與約束最惠國稅率的差距及未約束的30.4%稅目,由於主管機關有提高關稅的空間,而造成某種程度之不確定性;然而實際上,實施稅率在檢討期間並未增加。

新加坡的進口限制措施主要是基於環境保護、人體健康以及國家安全考量;稻米進口則是例外,其輸入受進口許可制度管制,以確保食品安全與價格穩定。國家安全、人體健康與環境保護考量也是新加坡出口限制措施的基礎,這些措施主要是關於華盛頓公約(CITES Convention)下的瀕危物種、武器、爆裂物、化學物質與放射性物質。新加坡在應變措施的使用上非常有限;在檢討其間,新加坡並未通知任何反傾銷措施,也未曾就防衛措施立法。新加坡持續其依照國際規範設定標準之政策,已有約80%的標準與國際標準一致。雖然部分法規有所更新,但在動植物防疫與檢疫措施的管理架構上並無大幅變化。關於政府採購,透過在檢討期間所簽署的大部分FTA,新加坡則給予其貿易夥伴進一步的市場開放。